首页  >  澳门威尼斯人彩票app  >  绿城总经理:球队这几年没跟风砸钱 中性名正在筛选

绿城总经理:球队这几年没跟风砸钱 中性名正在筛选

作者:e4f5sas1fa3e1  丨  时间:2021年02月01日  丨  分类:澳门威尼斯人彩票app
AD

  稿件来源:足球报

  记者贾岩峰报道 要不是因为新冠疫情,使得中超升降级规则临时改变,浙江能源绿城现在应该已经完成了重返中超的计划,然而,现实的残酷使得他们不得不在中甲继续蛰伏。已经带浙江绿城在中甲打拼三年,并且获得主管部门、股东和董事会多方认可而留任的现任总经理焦凤波,就俱乐部引入浙江能源集团进行股权改革后的发展方向,他在过去几年对俱乐部的管理改革,以及对整个中国足球未来发展趋势的看法,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。

  ◆《足球》:在职业足球俱乐部的管理岗位上,以职业球员出道的并不少见,但是既能够把房地产行业熟悉透彻,并且做出业绩后再返回到职业足球岗位的,你似乎是唯一的一个,为什么会有这么传奇的经历?

  焦凤波:能有这样的机会必须要感谢宋总(宋卫平),是他给了我机会,也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。因为伤病的原因,我退役比较早,27岁对于很多职业球员来说,可能是职业生涯黄金期刚刚开始,而我却不得不面临人生的又一次选择。说句实话,退役初期的我并不知道自己能够做什么,有过一段低谷和彷徨期。但后来是宋总吸纳我进了集团,同时安排我到房地产具体项目上从头做起,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,完全不同的领域,要学的内容太多,不断地学习很快就充实了我的生活,而我也在不断学习中又一次成长。传奇完全谈不上,因为本身在足球领域内有成就或经历更丰富的人太多了,只是我身为一名职业球员能够有这样一段经历,倍感珍惜。

  ◆从职业球员入职房地产企业,都是两个专业性非常强的领域,职业球员往往给人的感觉在知识储备上不足,你觉得自己为什么能获得这样的机会?

  当时,俱乐部要求我们球员进行年终总结,梳理一年的心得体会,我也借此习惯并喜欢上了读书、写作、做PPT。我愿意去思考也愿意去学习和分析,因为我从不把足球只是单纯地看作是一种竞技运动,在绿城做球员的时光里,我还能感受很多与足球有关,但又不完全是足球领域的一些的信息,比如说企业经营的理念,绿城所追求的房地产产品的内在品质,房子既可以居住,同时也可以成为艺术品一样流芳百世;而足球,除了追求成绩,其实还可以作为一个平台和载体,具有多样性的社会功能。或许是我对于足球的这些理解方式,或多或少与当时集团的企业文化有相似的地方,而我又比较幸运,所以退役后获得了跨行的机会。

  ◆越努力的人往往才越“幸运”。那么你从来没有考虑过要做职业教练吗?还是从退役前就希望向管理层转型?

  两个发展方向都考虑过,但是最终我还是选择了后者。从职业球员向职业教练过渡可能是最简单和迅速的一种方法,但是职业教练的竞争,以及可能给予我的平台,我觉得还是相对有限。职业教练的竞争比职业球员残酷多了,大部分时间要用于不断地学习与等待,我不怕学习,但是我还是希望趁着年轻多尝试、多挑战。在我看来,中国职业足球可能不仅缺职业教练,更缺少复合型管理人员、从业人员,包括更愿意为基础建设服务的一些人才。其实管理层说是管理,但本质上应该是为俱乐部的核心建设服务的。我对这个领域更有兴趣。

  ◆那么,为何没有直接留在俱乐部进入管理层呢?

  会踢球和懂得管理+经营是两个概念。那时候我的能力应该还达不到直接管理的水准,实践是学习一切的最好途径,而进入房地产企业从头学起,对掌握管理和经营所必须具备的所有重要环节,以及打造一个高效团队都很有帮助。

  ◆据说你还考取了房地产从业相关的证书,请问为何要考取这个证书?在哪些方面对你有帮助?

  这个,实在是不值得一提。只不过,对于跨界的我来说,当时确实有一定难度,但这也正是我对拥有在不同领域工作机会的诚意,以及给与其他人的一种公平,我必须拿出一定的实力来证明我配得上房地产这个机会。

  ◆你参与的第一个项目看报道说你从工地做起,甚至住在工棚里,那段经历带给了你什么样的收获?

  我看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,那种心理落差和感受至今还记得。作为职业球员的时候,是体会不到太多人间疾苦的,尽管成为职业球员的过程是辛苦的,但是比起建筑工地上为了养家糊口辛勤工作的建筑工人师傅们,我还是觉得我们太幸福了。职业球员成长路上真正的苦不在我们自己身上,其实压力都在父母身上,我们即便是失败了,还有家人会呵护我们的未来;但建筑工人师傅们,他们每个人的肩膀上,都承担着至少一个家庭的生计,那种感受是完全不一样的。那段在一线从基层做起的日子,让我对整个人生,对责任感、压力、欲望,对很多事情都有一个全新的认识,同时也让我更多地懂得了如何去跟不同领域,不同文化背景,不同性格的人沟通,收获很大。

  ◆后来你又去了其他项目轮岗,还做过置业顾问,最后成为一个项目的执行总经理,请问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的规划吗?如果不来管理俱乐部,你喜欢在房地产企业一直工作下去吗?

  这个怎么说呢?我热爱房地产企业的工作,因为教会了我很多,我认识了很多优秀的同事和合作伙伴,能够成为精英团队中的一员,学习到了与经营、管理相关的知识。如果不回到俱乐部,我相信我依然愿意在地产行业工作下去。但从内心真实感受而言,我是热爱足球的,可以说是深爱足球,足球的元素是渗入到我的血液里,我身上的每一滴血都会因为足球而随时沸腾,因为我熟悉这个行业,不能说拥有巨大的优势,但至少,我提升的速度会更快吧。

  ◆在房企工作是必须要时刻想到创收是吗?而足球俱乐部是花钱的。那么能否简单地认为,其实赚钱比花钱更难?

  其实在我看来,在足球俱乐部做管理层的工作要更难。尽管房企要涉及到各项KPI,但是整个产业其实是非常成熟的,从项目的创立到最终结束,每一个环节,都会有非常严格明确的标准把控,对于市场的风险可以最大限度地做出预判、规避以及调整,在经营过程中可控范围相对较大。但足球领域则不同,看似只要花钱,创收压力没那么大,但足球领域的投资其实有非常多的风险是不可预知的。而更重要的是,足球俱乐部更多的是对人的管理,而不仅仅是掌控规则和专业,同时还要应对外部环境和政策的变化,包括外界的评价和舆论的聚焦。真的对比起来,肯定是在足球俱乐部工作压力更大。

  ◆那么在你决定回归职业俱乐部之初,你给自己设定的工作目标是什么?

  在回归的初期,其实我是把俱乐部近二十年的管理思路、俱乐部文化精髓进行了提炼,总结了我们在过去的这些年中所积累的经验、经历过的坎坷、值得注意的环节,最终把所有的点都提炼出来,有了一个逐渐清晰的愿景目标。

  以前的绿城俱乐部,现在应该叫做浙能绿城俱乐部,始终都有着非常深厚的文化气息,因为俱乐部一直都很注重对于球员在文化素质方面的培养,无论是青年队还是成年队,中国足球之所以经常受到外界的诟病和指责,很多时候都是被贴上“没文化”的标签,两方面原因,一方面是我们整个群体的文化层次确实需要提高,另外一方面也是外界对于足球文化并不能够完全的理解。所以未来整个群体从业人员素质的提升,一方面能够加强对竞技层面知识的理解,同时对外也能够更主动地去构建中国足球更真实的面貌。

  在2020年我们的关键词是“方向”,我们的方向就是打造一个有文化底蕴,同时又兼具“清澈、纯粹、温暖、职业”的亚洲顶级俱乐部。可能说到顶级俱乐部会有人不理解,因为我们现在连“中超”都不是,但是这是我们的规划和方向,我们会坚定地朝着这个方向走。

  ◆《足球》:作为一个俱乐部的总经理,你的管理理念是什么?在你看来,球员是管理层管理的对象还是服务的核心?究竟应该树立管理的理念还是服务的理念?

  焦凤波:对我来说,管理理念肯定要从大局出发,然后落实到每个细节,管理必须着眼于整个体系,而不是某一个局部。在维护投资人利益的基础上,以“Player First”为核心去协调和服务整个俱乐部。你这个问题问得很好,管理层的立足点其实非常重要,球员永远是俱乐部的核心资产,是最重要的产品,因此我们肯定是要为球员进行服务的,定位肯定是服务者。

  ◆绿城这些年一直都在中甲,一直给人看不出发展方向的感觉,似乎也就是满足于生存,也有外界人认为绿城冲超的信念始终不坚决,请问是这样吗?

  可能每个俱乐部投资人的理念都有所不同,熟悉绿城的人都应该知道,绿城这些年并没有跟风砸钱,而是从俱乐部创立之初到现在,一直都很坚持自己的投资理念——足球的发展是需要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大工程,我们应该本着久久为功的思想,从管理和青训着手,遵循足球的发展规律。在以前的大环境下,想要在短期快速地取得成绩,砸钱买人是见效最快的,但是绿城俱乐部一直秉承的始终是“全体系发展”理念,不会只看重某一项指标的成绩。齐头并进速度肯定不能太快了,但我们追求每一步都走得扎实。

  ◆“全体系发展”是一种怎样的理念?

  对外界而言,主要关注点在成绩上,但其实真正决定足球这项运动长远发展的核心,只有成绩是远远不够的。俱乐部需要有完善的梯队建制,有职业化以及科学合理化的管理理念,有品牌开发,有经营。尽管目前中国足球的消费市场还不成熟,但发展体育产业是中国的一个大方向,所以这方面从投资经营的角度来说都需要考虑,也需要时间。一个健康向上的足球俱乐部,需要有足球专业部门和非专业部门两部分组成,从而配合起来共同完成足球的竞技目标、商业拓展、社会服务等多项任务。绿城在青训方面一直在不断加大投入,因为只有真正的扎根青训,真正做到从娃娃抓起,培养出适合中国足球未来发展的人才,才是中国足球真正需要的。而有人才了,有管理了,加上稳定的投资,那么成绩应该是水到渠成的事情。

  ◆你在俱乐部的八个字发展远景规划中提及了“温暖”,这个温暖是否意味着在管理上要采取一种相对人性化的方式?

  人性化管理是很有必要的,因为足球运动员是人,而且是一个从小就离家,且长期在一个高压环境下生存的、血气方刚的一群青年,如果寄望于用冷冰冰的企业管理模式,用制度去完全约束球员很难。职业化与人性化并不冲突,相反,人性化管理才能更好地促进职业化的发展。例如我们给所有的球员都制定了非常详细的规则,这些规则会细致到他们在平时玩手机的频率和时间,以及放假回家后不能够接触任何碳酸饮料。这些规则我们无法做到完全监督,更多的是提醒、关怀,为球员的职业生涯考虑,当球员们理解了,很多规则就成了一种约定。

  ◆我曾经采访过一些绿城出去的球员,比如说童磊和吴伟,这两名球员给我最深刻的印象就是,他们的情商较高,我能够感受到他们在绿城足校的氛围很好,受到了非常好的教育。

  是的,我前面也提及了,绿城俱乐部从创立到现在,在文化教育方面一直是有自己的想法和追求的,尤其是进入绿城足校的孩子,他们远离家长,等于把成长过程中很重要的一个阶段托付给了我们。也许不是每一个孩子都会成为职业球员,又或者成为了职业球员后,也会有退役和重新走向社会的那一天,所以,我们的育人理念一直就是,不能够与社会脱节,不能让孩子在学习足球的道路上,与同龄人脱节,一定是专业素质训练和文化学习、生活技能、心理辅导、情商教育都要重视,童磊和吴伟到绿城的时候都是小学生,等到他们踢上职业联赛,这期间正好是他们的人生观、价值观形成的关键期,包括他们的性格,所以对他们的教育非常重要。无论他们是不是出色的职业球员,一旦走向社会,一定是一个人格健全完整、积极正面的青年。

  ◆你在接手球队后,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?你是如何克服的?

  最大的困难这个我还真的没有作过比较,其实每个阶段都会有不同的困难,作为管理者,肩负着投资人的信任,以及球员的未来,克服困难是应该的。其实我倒是一直有一个困扰,作为一名从业者,我发自内心的希望,大家对于发展真正职业足球的认识何时能够统一,用什么方式统一。只有这样的认识统一了,中国足球才会真的好起来,而我们作为其中一员,也会更好。

  ◆你所说的这种困扰具体是指什么呢?

  成绩非常重要,竞技体育一定是要成绩的,这个目标放之四海皆准,足球也需要成绩。但是,不能只把努力的目标对准成绩,就像是中医的治病理论,绝不是头疼医头脚痛医脚的道理一样,真正找到问题的根源,从根源解决问题,才能真正地提升成绩,才能更有效地发展。中国足球应该追随哪国足球风格的争论也很多年了,但是最终依然达不到统一,事实上,无论是选择哪一种风格,我们能够进行一定时间的坚持,结合现实情况,都会有一些收获。我们也不能说自己坚持的就一定是对的,但是我们敢于坚持,我们的青训体系一直都走日本青训路线,我们对于球员的培养理念,一直都秉承的是久久为功的思想,我们要的不仅仅是成绩,我们要的是一些擅于思考,有韧劲、有拼搏精神的阳光少年。我想表达的就是,就是球队想要出成绩,首先要有人才,把人才的培养放到第一位,有耐心,有恒心,勇于坚持,以树人为第一位,人有了,成绩就有了。

  ◆其实很多人都说,绿城如果想冲超,肯定要出钱砸人啊,砸外援是最基本的。但是绿城一直没有这么做,听你这样介绍之后,我明白其中的道理了。

  其实从我接手球队之初,就有不少人给我建议过,把俱乐部的财力、精力集中到一线队,短期内一定会获得不错的成绩,甚至不排除很快冲上去,可是冲上去之后呢?又陷入一个新的轮回吗?其实对于每一位投资人来说,投资中国足球,承担的责任与风险都是很大的,所以我作为管理者的理念就是,尽量去合理地使用投资,让投资之间有连贯性和长期发挥作用的功效,哪怕以后我不在这个位置了,不管谁接手,都能够面对一家清澈、纯粹的俱乐部。绿城俱乐部这么多年,有一个特点就是稳定,这也得到了业内的认可。今后,稳定地推进俱乐部的整体发展,依然会是我们的工作目标,而且我们要努力追求合理的回报。目前看来投资足球的回报可能有限,但机制完善了,未来的回报应该会更多。

  ◆那么有限的回报指的是哪方面?

  绿城足校这些年被挖走很多人,差不多能组建两支完整的职业队。所以我上任后第一件事,就是加强对球员合同的管理,在法务方面,与中国足协的政策和国际足联的规章制度接轨,联合补偿机制这方面,我们成功打赢了跨国官司,向日本的职业队索取了联合机制补偿费用,其他的也都还在陆续追偿中。投资人坚持付出,就应该拿到应得的回报。另外,在球员管理方面,球员受伤是很普遍的事情,但是从治疗方案花费,到康复周期,这也涉及到很多成本的问题,所以俱乐部成立了康复医疗小组,在球员受伤后,会有专人对接负责,包括球员治疗方案的制定,与医院的对接,治疗方案选择,球员的心理辅导等等。这些如果做好了,在成本控制,帮助球员科学治疗以及尽快重返赛场方面都有很大的帮助。有时候合理的花钱也是对投资人的一种回报。

  ◆《足球》:2020年,中国足球受到了新冠疫情的很大影响,是否也给球队冲超带来了很大的冲击?升降级规则的突然改变,带给了绿城怎样的困扰?

  焦凤波:疫情的突然到来,对于球队各方面工作肯定是有影响的,如果不是规则的改变,可能我们已经是中超一员了。但是我们并没有任何怨言,也不会把最终没有冲超成功都怪在疫情身上。我们能够理解在特殊情况下特殊赛制的特殊规则,毕竟足协在巨大压力下还能让比赛开始,并且顺利完成,已经是很不容易了,因此规则的调整肯定是从大局出发和考虑的,我们略带遗憾,但是依然选择理解。

  ◆2020赛季已经过去,2021赛季对于浙能绿城来说,是否还是一个目标,那就是冲超?

  是这样的,但是我们的未来发展方向肯定不是只有2021年,应该说我们制定了一个整体的五年发展规划,同时也向(浙江)省委省政府领导做了汇报,希望得到他们的首肯与批示。浙能绿城俱乐部未来的发展还是会有计划、有步骤、全体系的共同推进,不会只看是不是冲超和成绩。

  ◆俱乐部的中性名称筛选如何?

  正在筛选当中,差不多有两千多个征集到的名称,然后我们还要进行第一轮第二轮筛选,争取选择一个最符合大家意愿的。

  ◆浙江能源集团对于投资足球的规划如何?他们能够保证长期投入吗?

  能,浙能集团是一家历史悠久同时有足够资金实力的老牌国企,之所以投资职业足球,也是在省委省政府领导的协助下,进行了很多考察,然后做出了一份比较详细的方案呈报上去。我们的整体规划方案是结合国家的“十四五规划”、《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》等多份重要文件制定的,不仅仅着眼于俱乐部本身的发展,还要致力于服务社会,给未来铺路。

  ◆有哪些可以透露的内容吗?

  比如说我们未来的发展思路,是希望形成一个闭环的产业链。我们从足球专业人才的输入和输出两个方向着手,建立从9岁开始的青训梯队,这种属于全培养,一切都由足校负责。另外一种是半培养,用我们的技术团队去梳理不同年龄段我们可以引进的人才,进行再加工。除了职业球员方面,在教练、裁判、技术分析、体能训练、康复、营养、商务开发等足球相关方面,我们也会对人才定向培养,送他们到适合的地方学习进修,然后再帮助他们找到合适的岗位。

  整个足球领域,不止有球员和教练这两个角色,还有很多相关的工作需要有人来做,要同样让进入这个圈子的人都能找到合适的位置,给足球的社会功能进行多元化定位,既服务足球本身,又可以服务社会,解决一些就业问题,提升专业从业人员的素质。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,不仅仅是说有职业球员履历的人才能在这个行业工作,而是我们把人用好了,用对了,提升所有从业人员的高度,那么整个俱乐部的高度就上去了。如果我们的这种运营思路可以获得成功,那么我们也可以输出我们的理念。所以经营足球一定是一个整体的工程,不能着急。

  ◆绿城的这个规划很让人期待,那么更让人期待的是在这样的计划下新赛球队的面貌。球队请了曾经在黄海执教的西班牙主教练乔迪。请问为何新任主教练选择了乔迪?他在哪些方面吸引了你?

  我们的青训体系是日本教练在主导,主要是走脚下和技术流的传控,所以我们给一线队选择教练的时候,会跟我们所追求的、培养球员习惯的战术风格相符合。不可能青年队打脚下,一线队长传冲吊,这样一旦年轻球员进入一队,很可能就不会踢了。所以坚持风格统一,也是我们经营一线队的原则,这跟俱乐部的整理经营思路都是统一的。

  ◆中国足球烧钱的风潮已经过去了,绿城这些年一直在理性投资,那么请问在你看来,是不是意味着绿城的春天就快到来了?

  是不是春天我们不敢说,但是我们坚信一直走的方向没有错,投资的理念也没有错。我们会更加坚定地走下去。

  ◆你觉得绿城想要冲超,同时又要在中超站稳脚跟,那么必须要在中甲阶段做好哪些补强工作?

  评论